栏目导航

红薯移栽机

海外游戏玩家的中国文化“特殊之旅”

更新时间: 2021-09-09

  中新网9月8日电 据美国侨报网报道,“Yours is pathetic quest,you’re full of obsessions,despite what you claim sow,and reap,A cause and an effect,this ill karma will eventually orchestrate your downfall.”

  这是游戏《黑神话·悟空》的一段开场词。对于英国人杰克来说,如果没有英文字幕,他很难理解这句充满中国佛教文化开场白的意思,“可悲的取经人呐,只要心中还有放不下的偶像,终有一天,它将化为修行路上无解的业障”。

  杰克是一位同时活跃在Youtube和中国B站的视频博主,曾在华学习工作多年,他的频道经常会介绍中国网络流行的各种文化现象。

刘梦霏为学生讲授游戏相关课程。(图片来源:受访者供图)

  今年8月20日,知名Youtube游戏账号IGN海外独家首发这个中国游戏的最新演示视频,仅仅两周时间,播放量已达到602万次,21万人点赞。一年前,IGN发布《黑神话·悟空》的第一部演示视频,播放量高达941万,30万人点赞。

  不少海外玩家在视频下留言,视觉效果太震撼,让他们感受到中国神话的疯狂之处。还有人称,这款作品将改变人们对中国游戏的看法。“加油,向世界展示你的实力!”

  杰克迫不及待地将中国游戏界这个现象级事件介绍给了英国好友,并录制了一段观看视频。“我们感受到了《西游记》对全球游戏动漫文化的影响,是时候继续跟进了解这个故事了。”

  游戏成中国文化“推广员”

  《黑神话·悟空》在海外的“未出道,即走红”,是中国游戏近年来蜂拥“出海”的一个缩影。

  据《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的统计数据,2020年中国自主研发游戏海外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154.5亿美元,同比增长33.25%,国际化水平进一步提升,吸引了包括美日韩等游戏大国的全球众多玩家。

  与此同时,大量包含有中国元素的游戏,也让很多海外玩家对中国的地理、历史、风俗甚至中文产生一定认知欲。

  今年7月,中国商务部服贸司发布了2021-2022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的企业和重点项目名单,其中包含了一款名叫《原神》的游戏。

  数据显示,2020年9月28日全球跨平台同步发行以来,《原神》在移动端的总收入已经达到8.74亿美元。在RPG手游中,《原神》是同期全球收入最高的产品。截至目前,该游戏移动端月均收入达到1.75亿美元。其中日本地区的收入就占30%,甚至超过中国地区的收入。

  正因为这款游戏在日本的风靡,今年2月,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还在推特(Twitter)发文,利用《原神》里的游戏角色向日本民众科普了春节和元旦的区别。

  《原神》这款游戏何以成为中国文化出口的重点项目?原因不仅在于它的海外高人气,还在于游戏元素彰显了中国的传统文化美学。

  有中国游戏评论文章认为,在游戏音乐创作上,《原神》在西方管弦乐的基础上,融入了笛子、二胡、古筝、琵琶等民族乐器,创造了独特的曲风。游戏地形还原了中国地形地貌,例如酷似张家界的“华光林”、有桂林山水之韵的“狄花洲”、形似九寨沟的“绿华池”以及红砖白瓦的璃月港等等。这些美景向不同国家的人展现了中国的地大物博,使海外玩家对中国山水产生了浓厚兴趣。

  中国游戏里的佛像、儒家和“君子”

  “中国文化海外传播,游戏能不能是载体?太应该是载体了。”中国游戏研究学者、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数字媒体系讲师刘梦霏对美国《侨报》记者说。

  回忆起自己海外读书时的经历,刘梦霏说,“游戏传播文化的优势就在于,它是一个自传播媒介,我有不少海外朋友喜欢玩中国题材游戏,有时还会照着字典去玩《天龙八部》”。

  在刘梦霏看来,中国源远流长的文明历史,为中国游戏提供了取之不尽的题材库,“中国历史既有波澜壮阔的英雄主义瞬间,也有错综复杂的世界状况,又是帝国背景,其实是很容易做出好游戏来”。

  “比如《黑神话·悟空》里面情节场景设定,那真的是做了考证的。”刘梦霏说。

  事实上,在《黑神话·悟空》的实测视频发布后,便有网民根据游戏里出现的佛头造像,判断出这个场景源于重庆大足石刻宝顶山摩崖石刻中的《观无量寿佛经变相》,其中一块石碑上甚至还刻着“三品九生”这样的佛教用语,还有一尊庄严肃穆、气势恢弘的金色千手观音佛像,同样源于大足石刻。

  除此之外,游戏里的莲花柱、石雕栏杆分别参考五台山佛光寺、佑国寺。晋城青莲寺、浑源永安寺、陵川县崇文镇西溪二仙庙、朔州市应县牧木塔、大同市云冈石窟、灵隐飞来峰……这些中国历史建筑遗迹都反映在了游戏场景画面中。

  针对海外玩家,游戏《原神》则将中国文化要素嵌入游戏的运行系统中。

  比如《原神》中璃月地区的地名充满了东方的诗情画意,如绝云间、翠玦坡、荻花州等,英译以汉语拼音的形式保留了地名的音韵之美,引导玩家在游戏中将眼前的景致与地名词汇相匹配,并以此为依据去解读地名的真正含义。

  此外,在主线剧情中,岩王帝君与其代理执政者“璃月七星”为璃月经年累月的付出赢得了人民的普遍信任与爱戴,民众与神明和执政们的关系十分和谐,也被认为带有儒家“居其所而众星拱之”的理想色彩。

  游戏中的人气角色“钟离”无意逐鹿中原,但因为心怀恻隐之心而守护浮世一隅3700多年,他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善良、侠义、谦虚、包容等美好的品质都非常符合中国传统文化中对“君子”这一理想人格的追求。

  有中国游戏业研究者认为,尽管由于历史文化背景差异,大部分海外受众并不能对《原神》中的人物设定作出更加专业的概括和深刻的理解,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能够接收到这份独具东方韵味的魅力和美感,由此对中国文化产生好感和兴趣。

  在虚拟游戏里感受唐朝的真实状态

  “长时间以来,中国游戏传播中国文化的功能一直存在,而且传播效果非常好。”刘梦霏同时提醒,中国游戏一定要守好传播中国文化的阵地。

  《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的数据显示,2020年中国游戏市场销售收入达到2786.87亿元人民币,用户规模为6.65亿人。然而,巨大的产值和用户数能否释放传播中华文化的巨大活力?

  在刘梦霏看来,目前中国游戏市场虽大,但仍是被大量消费型游戏占据。由于它的重点在于服务玩家群体,并诱导其在游戏中产生大量消费行为,这就不可避免地会而出现对于文化符号的更庸俗化的处理,影响到对中华文化的表达。

  “而且,由于一些历史话题的敏感性,很多游戏企业无法把控表达历史的界限,回避触及相关话题,反而丢失了中国游戏的资源优势。”刘梦霏说。

  刘梦霏回忆自己在玩《轩辕剑叁》的感受时谈到,“你玩完这个游戏以后,一种民族自豪感会油然而生。不是因为游戏本身想要颂扬中国文化,而是开发者存在着正确的历史认知,非常明白唐朝的社会状态是什么样的”。

  “武侠题材是一个非常好的传递中国文化精神的游戏品类。”刘梦霏说,这里面有家国天下的情怀、有牺牲小我而成就大道的社会责任感。

  但让刘梦霏感到担忧的是,如今的很多武侠题材游戏却发展成了玄幻,主人公不是为了大道、也不是为了大众,也不知道他为了什么修仙,“没有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支撑,玩这些浅薄的东西,不管是在中国还是海外,很难形成对真实中国形象的传达”。

  对于这种现象,刘梦霏呼吁,中国游戏界应该培养属于自己的知识分子,去协助开发者用好中国历史文化资源,做好对历史题材游戏的故事改编,能够客观表达虚构中的“真”,打造出游戏精品。

  刘梦霏举例,梁启超在《中国历史研究法》中就曾论述文学虚构中的真实性,说《水浒传》中“鲁智深醉打山门”虽不是事实,但元、明两朝罪犯可以遁入空门逃脱罪行却是事实;《儒林外史》中胡屠户奉承范进中举虽不是事实,但明清时普通人“一登科第,变成为社会上特殊阶级,此确为一事实”。

  在刘梦霏看来,中国游戏设计者应当借鉴这些文化大家指出的道路。“通过数字游戏表现的历史,绝不可能是单纯的历史表现,而一定是经过了再创作、加入了创作者理解的历史再现”。

  刘梦霏认为,作为有着五千年连续文明史的国家,中国本身就有着灿烂辉煌的历史与文化。作为一种新兴媒介,数字游戏应当在中国历史文化的沃土上扎根、成长,也应当承担起文化传播的任务。

  实际上,与中国游戏行业巨大产值相伴的,是数字游戏在海外传播中国文化时展现出勃勃生机。“作为一个大国,中国社会也应通过更多有建设性的讨论,让中国的辉煌历史通过中国游戏影响自己的国民,同时也影响世界。”刘梦霏说。(完)

【编辑:田博群】